商务社区地图贺卡投票活动寻呼推荐会员注册帮助离开     

   

欢迎你,尊贵的朋友!

 

我的小屋

我的网站

当前在线:

版主: 管理员 ln小红 古月秋人

作者 keke     发表时间 11月21日 10:40     阅览 121 次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)
    好久没有看到她了,我天天都在想她,她为什么不来了?
    偶尔从小房间敞开的窗门里望着她,就是我最大的快乐与满足。可惜的是,天冷了,窗子被紧紧的钉住,只留下一道窄长的隙缝,见到的机会几乎没有。我想打开这扇窗,又不敢这样做,怕被店内的人讥笑,也怕她的同事嘲笑。趁没有人的时候,我就站在窗下,透过窄长的隙缝往幼儿园里瞧,时常有穿着天蓝工作服的阿姨一闪而过,而大都不是她,她似乎很少出来。
    有过两回,我从窗缝里看到了她,而且看了很久。
    一次,是一个普通的星期天,她值班。她坐在一只矮凳上,看着我借给她的《中国女作家作品选》,表情很专注,一动不动的。周围静悄悄的,不见一个人影,没有一点吵闹,真是美极了,这是一个我从未看到过的仙境。平常那些孩子们的不显眼的玩具,那些不停地摇晃着的小桑树,那些静静的楼房、操场,由于她的存在,都显得庄严可爱了,甚至连涂在门窗框上的绿色和楼房的黄色,这些不为我平时注意到的色彩,都细细的映入了我的眼帘。她是一个好姑娘,我心里赞叹着,的确在上海这般年龄的姑娘喜欢看书,为数不多呵。
    另一次,就是前几天的一个中午,她坐在孩子们玩的秋千上,沐着灿烂温煦的阳光,不知在考虑些什么。她不是说时间很紧张吗?为什么要在这儿浪费她宝贵的时光?但很快,我原谅了她,当我打量着她的时候,我发现她是那么美丽动人,阳光把她身上的那些美全部照亮了。一对鹅蛋形的脸红红的,恰似酒后的晕状,那双冷静的眼睛流露着幼稚和询问的神情,天蓝的工作服使她显得纯洁无暇。她坐在秋千上一动不动,肯定在思考什么的问题。如果我能够,能够大胆地走进幼儿园,就能够与她一起讨论了。可我不敢,我害怕,害怕她的同事问我“你来做什么”,害怕她们说我是乡下人,或者把我说得一钱不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二)
    她是一个好姑娘。在渐渐认识她外表的同时,我也慢慢的了解了她的内心。天真,纯洁,同时又很骄傲,我几次想对她说:“你太骄傲了!”然而一直没有说出来,我怕伤了她的自尊,再说我没有权利说这种话。
    认识她之前,我固执地认为上海姑娘都是虚伪、浮夸及无知的,她们的优点仅仅只精于交际。认识她以后,发觉我的观点与看法有点偏差,她不就是上海姑娘吗?她并不精于交际,也不虚伪和浮夸,相反,她是一位既有见识 又有知识的上海姑娘。
    我们的相识并不是偶然的。她在一年前考进幼儿园工作的,平时到我们店里来买米,我并没有注意到她。就我性格而言,既自卑又骄傲,不善于接近人,况且她是一个姑娘。但不知怎的,我发觉她有一和与别的姑娘殊然不同的气质,这倒并不是她的外貌,而是她的神态。她常无意之中流露着一种看破红尘和自鸣清高的神态,这对我来说,性格是比较接近的,她可能是一个难觅的知音,也许是求之不得的伴侣。
    慢慢的,她获得了我的尊敬,慢慢的对她产生了一种感情。半年前,她向我借《康熙字典》,这种字典,不要说我不大会使用,就是叫有学识的长者去查阅,恐怕也有点困难。可是她竟然借去学习了。她有很高的修养吗?我心里猜测。我想知道她文化方面究竟到什么程度,于是将夜校复习用的成语改错练习拿来叫她修改,不料,她化了几分钟时间,修改完成。她走后,我仔细核对,她只错了两个地方,其他正确无误。
    以后,我了解到她高中毕业,理科比文科更好,有点害怕起来。我自小爱好文学,高中毕业直接进文科实习班,对理科一点也不感兴趣。数学我还是有点基础的,因为考文科也需要数学的。而现在碰到她是学理科的,未免有点许多地方担忧不及她。到上海后,虽然也学到不少知识,但恐怕这些知识经不起她的挑剔。我意识到在姑娘面前暴露自己的无知不是一件光彩的事,所以平时绝对不提理科的话题,因为这方面知识交集点很少,共同语言也会微乎其微。当然,有时为了应付单位考试,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向她请教有关数学方面的题目。
    我愿意向她请教,同时还得掩盖自己的愚笨。每当她解释题意,不管懂不懂,便欣然点头,假装全懂。我发觉她的到来会使我无比快乐,于是常故意找难题或制造难题去向她请教。她也很乐意,每次总责无旁贷的来了,并且做得相当出色。如果我想见她,便借口有题目,她必然会来。
    但她总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有一次,她在给我讲解一道应用题,化了半个小时,她看了一下手表:“你看,又化了我半个小时。”她的口气,似乎在说时间很宝贵,而我浪费了她的时间。我想说:“你认为浪费了你时间,那你以后不要来了。”但我不敢说出来,我多少已经掌握了她的倔强的脾气,一说,恐怕她真的不会再来了。我希望她来,我怎么会说不希望来的话呢?
    我在学英语,她也看到了,似乎有点惊讶。大概她原认定我是一个不求上进、没有出息的人,知识一定浅薄,不料发现我这么用功,显示出关切的样子。
    “我也在学。”她不甘示弱。我相信她,像她这样的好姑娘,肯定不甘碌碌无为。她要向我借《英汉字典》,我毫不犹豫地给了她。而我没有字典,查生词就困难了,于是我采用这样的办法:将要查的生词抄到笔记本上,休息天去俱乐部借字典查阅。她好几次要归还,均被我劝回:“你借的时间长,说明你学习用功。”我准备习买一本新字典送给她,但跑了两个休息日,都没有买到合适的,小的解释不全,大的价格太贵。
    她还爱好集邮。一次,她看到我贴在墙上当作装饰的邮票,竟然连声骂我是“戆大”。我其实也想集邮,但学习时间占用多,没有精力再去集邮,因此,将朋友们来信中一些好看的邮票揭下来,贴在墙上。她这一责骂,我丝毫不在意,并对她说:“你看我将来戆不戆。”不几天,我送了她好几张漂亮的邮票。为了多弄些邮票,我给父亲的信中提了一笔,叫他把我以往信封中邮票剪下寄来。他以为我在集邮了,便寄来了许多用过的邮票。我没有告诉他,这些邮票我是送人的,是送给她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三)
    使我终生难忘的是,她竟然跟我一起到俱乐部去借书。往俱乐部这条路上,以前一直是孤单、寂寞及凄凉的,而现在可以忘乎其境了。先不说借书是我的需要,她的同往,对我的生活起多么大的变化,我将怎样感谢她,感谢她无形之中给我带来的快乐,丰富了我枯燥的生活。我觉得这条路上,只有我们二个人在走,别人是不存在的。在这条路上,她平时那种大人的味道也不见了,显得活泼自由,因而我们也无话不谈,如冲破牢笼的鸟儿,不停的欢叫。
    她的处境和我一样,也有压力。我以为她平时一定很快乐,整天跟那些天真活泼的孩子们一起唱唱歌、跳跳舞,不会有什么烦恼的。不想她一开口全是怨言,她悔恨自己投错了胎,到这种地方来工作,一点出息也没有。她想去考大学,但她所在的教育局不允许她去外面报考,这等于一个被判了终身囚禁的犯人,没有机会出得了监牢。幼儿园工作不需要什么高文化知识 ,她说,但要求高得吓人,我如此努力的工作,她们还这样不满意,那样不满意,真是没有办法。
    当我问她工作时间可以看书吗?她说:不要说看书,上次我看了一会报纸,她们就当作什么大事情了。
    更令人气愤的是,她单位连她自学考试复习的学费也不让报销。我问她:这次自学考试能出来吗?她漫不经心的说:怎么会考不出,都是一些初中的东西。我说:能考得好吗?她答道:当然,像阿拉这样的人要么考一百分,要么考零分。这种回答,我有点惊讶了。我不禁想到八百年前一位叫李清照的女诗人的诗句: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
    我们第一次一起去俱乐部很开心,于是有了第二次。这次像情人一样,约我在俱乐部门口等她。今天她打扮得很漂亮,我一时认不出来了,而她早看到我了。我与她一起走进图书馆,有一种带着冬妮娅开团会的感觉。借好书,我们便又来到了那条路上,并且开始我们的谈论。
她的有些看法很现实,也很深刻;但有些观点很天真,并且有些偏执。她说她不喜欢看到电影,说电影都假的,对此我有同感。有些电影不堪想象,不管观众接受不接受,专门乱点鸳鸯谱,动辄接吻追逐,使人看了十分反感。然而,电影中也有许多优秀的,十分健康的,具有现实主义的,带有强烈的艺术色彩和真实的社会景况。国产片有:“等到满山红叶时”、“潜网”、“毋忘我”等;国外的有:“疯狂的贵族”、“古堡幽灵”、“马戏团”,以及正在上映的“人世间”等。这些中外影片无不反映着社会的面貌,反映着时代的精神。这是电影功不可灭的一面,但她看得十分简单,甚至说她不但写得出剧本,还能导演出片子呢。我当时暗暗发笑,不敢给她泼冷水。
    我们有过争论,但不知为什么,每次都是她有理。我想到自己的前途,说:“我们青年人生活中,理想和现实始终是一对矛盾。”我接着又说:“人们那么可恶,只有孩子才天真无邪。”她马上反驳:“现在天真无邪的孩子有几个?”我哑口无声。她接着说:“在现实面前,谈不上什么天真幼稚,更谈不上什么理想。理想仅仅是一种假设。人与人之间都是相互利用的,所谓各种‘友好’都是虚伪的。在某些方面,人的灵魂疯狂到可以作为商品相互交换的。”我对她此番深刻的道理,久思不得其解,因为我只知道生活的痛苦,而不知道所以痛苦,经她这么一说,也许只懂了一部份,也许她说得过激了。
    我发觉她在与她的谈话中,总有一种欲言又止的痛苦表情。“她爸爸妈妈离婚了”,当我从店里一位女士口中听到这个消息,一切明白了。怪不得以前我问她怎样度过休息天的,她说她休息天很忙,她要把精力分成三股:一股要照顾爸爸;第二股照顾妈妈;余下一股才是自己的。怪不得她说过妈妈不跟她与妹妹住在一起,怪不得总是那么消极,而脾气又那么倔强。如果说我几年来生活产生了一个寂寞的心,那么,这么多年来,她一定是一颗创伤累累的心。
    谈到人的生活,她说她不羡慕外国人的富裕的生活,也不羡慕丰富的物质生活,她甚至说不喜欢大城市,她不喜欢热闹,她喜欢安静平淡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四)
    她好久没有到我这儿来了,最重要的一点,她把借书一事也忘记了。难道是因为学习忙吗?她正在复习,马上要迎考,这是事实。难道她发现我喜欢她或者我有超越常规的行为而故意躲避我吗?我喜欢她,从心底里喜欢她,她应该知道的。她带给我快乐,对她来说微不足道,但对我来说,将影响我的一生,我会用笔将这些记下来保存。在与她的交往中,我产生过不少念头,这些念头甚至是很荒唐的,譬如我想,要是我们能结合在一起,她理科好,而我文科好,教育下一代不就文理双全了。唉,该死,幼稚,我狠狠地打了自己一拳,我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。
    然而,人非草木,熟能无情。我总有一天会对她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但这一天不知要等到何时。我幻想有一天,考进了大学,有了名誉、地位、房子,我便对她这样说。或者更早点,当我一切如愿以偿,我拿了通知单,悄悄地来到她身边,大叫一声,她会一惊,猛回头,看到鲜艳的录取通知单,然而我将一封表明如何爱她信交给她,飞快跑开……呵,这样做不妥,应该问清她的地址,从邮局寄给她。
    “男人都是骗精。”我吃了一惊,仿佛听到她的声音。想起来了,这是不久前她看了隔壁人家结婚的情景后,对我及店内的伙计所说的。隔壁那位小伙子经济条件差点,而女方较富,嫁过来不少嫁妆:电视机、录音机……当他们结成夫妇,以后这些财产不管是谁买的,都归一个家庭共有。而她竟然说男的是“骗精”,不但骗了人,还骗了许多财产。这怎么算骗呢?难道男女结合意味着女方卖给了男方吗?难道女方从此如同财产一样,属于男方了?如真是这样,原始社会母系氏族时,男的都卖给了女的,男的都是女的私有财产吗?
    我觉得这话不是她说的,而是另外一个女的说的。可是,这话恰恰是从她口中出来的。也许她把我也会当成骗子,把我去接近她的行为当作骗子行为。呵,想得太多了,想得太蠢了。但愿这种念头,包括我们各种有意无意的想法都是子虚乌有的。
    记得一本小说中提到:狂热的男女青年,往往会把对方偶像化,把对方当成至高至圣至美的神像来奉尊。我没有把她当作偶像,尽管她占了我心目中的大半。我只把她当作普通的一员而不是神,当作现实生活中不能脱离现实的一分子。我虽然没有尊她为圣,但她是完美的,天真、纯洁,坚强不屈,不同流合污,她不是其他姑娘所能媲美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五)
    我富于幻想,无意中将小说里的情节掺入了我与她之间的生活,这便是我所表现出的最大的要害之一:幼稚无知。现在我意识到了小说是小说、生活是生活,意识到了幻想是幻想、现实是现实,意识到了它们之间根本不同,小说和幻想替代不了真实的生活和残酷的现实,而生活和现实也代替不了浪漫的小说和美好的幻想。只有尊重生活和现实,与生活和现实打交道,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    我考虑到了与她结合是不现实的。婚姻的基础是爱情,爱情的基础又是什么呢?记得哪份报上刊登过一篇关于爱情的文章,写得很现实。它列举了四个方面:才智方面,道德方面,外表方面,物质方面。联想到自己,首先是才智,自己没有显得过人之处,相反,倒有一种乡下人特有愚笨;道德方面,我自己也弄不清高尚还是卑鄙;外表嘛,没有英俊少年的风流倜傥,没有青年人的朝气蓬勃,悲哀,消极,与世无争,平时戴着眼镜,脱了眼镜便眯着眼,显得极其可卑;物质条件,这是我的一大缺陷,一个穷单身汉,在上海没有房子,可怜的一点工资还要抽出一部份寄给老母。四个方面,我没有一点可取的地方。
    杠杆平衡要有条件,我们之间要建立一种纯真的爱情是不可能的。我们依赖于供我们生存的地球,而不是真空,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,我们所做的所想的,都是对的:“凡现实的都是合理的;凡合理的都是现实的。”
此时,我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:“生活需要勇气……那种蕴藏在宇宙之中,使地球转动,万物生长的力量,在你身上也同样存在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六)
    是我下决心的时候了。我不愿做屠格涅夫笔下的罗亭,也不想让她做鲁迅笔下的子君,我认为电影“三家巷”中的陈文婷最后离开周炳是现实的,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,诚然有坚贞不渝的爱情,怎么能跟一个连生命都无法保障、整日介躲来躲去连一个窝都没有的周炳结合呢?
难道异性相识的结果必定要结合吗?不,我得写一封信告诉她。
     想到写信,我又有些茫然了。为什么我要给她写信?向她乞求温暖与怜悯吗?向她告别或者决裂吗?不是,我尚未失去理智,既不能向她乞求,也不能跟她决裂。可是,我不把内心的痛苦倾泄出来,会闷死的。我拿起笔,决定给她写信……
    信很快写完了,我拿信纸重新读了遍,里面尽是些自己如何渺小她如何高尚、自己怎么也配不上她诸如此类贬低自身的话。我有点怀疑,难道我真的如我感情一时冲动时所描写的那般渺小那么卑微吗?
    牺牲自己的尊严,去获得高尚的情操,这种做法是值得的。我怕她不明白我的意思,于是在信尾又添加了几句:
    和你做一般的朋友已经很幸福了,有旦一日,你找到一个真诚的朋友,我要首先祝贺你的,同时,请你千万不要忘了把我以前写给你的一些文字还给我,以免别人看了引起误会或者嫉妒,产生一些不良后果。
    我在“把我以前写给你的一些文字”下面加了着重号,信尾没有签名,便把信装进信封粘了起来。写了地址,贴上一张漂亮的邮票,这是我给她的最后一张邮票了。明天,我会把信寄出,而后天,她无论如何能读到这封信了。当她读到信后,会有什么反应,我想也不敢去想了。82.12.21-31

 

a 本文章综合得分 1.0 分,共有 2 人进行了评分。      k 推荐给朋友:发邮件

请您给文章的评分:  

q 查看所有评论       0

当前没有评论

发 表 评 论
评论内容
图片链接
*只能是jpg、gif、bmp类型的文件
现在表情
    
4上篇文章:书迷的幻想[原创]
4下篇文章:老年依靠谁?

关闭窗口   

 

 

作品版权声明:凡会员上传和链接的所有作品(包括各式图片、Flash动画\MTV、音乐作品和各种文学作品)

的版权归原作者本人,版权责任与本网站无关,若版权所有者要求本网站删除的,请与本网站管理员联系。

版权所有:中国交友在线  联系我们  投诉信箱
 
海口科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 电话:0898-65819816 QQ:340623306